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二次巨富砸脸 > 第四章 秦岭之谜
    秦岭山下,沫灵率先走到树林里,什么装备都没有拿。

    “喂喂喂,你不拿什么登山装备吗?”

    沫灵连头都没回,“白痴啊你,一晚上就完事了,要什么装备?而且你还没吃饱?”

    “咳咳,吃饱了,不过……”

    “吃饱就闭嘴吧,别耽误事。这次主要采一些抗癌中药龙牙草等等。”

    沫灵在前边说,刘风跟在后面听。

    夜晚到来,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深入秦岭深处了,分割南北方贯穿天夏国龙脉的秦岭现在就在沫灵的身边。

    前世的曙光组织第一个军事基地就是在这大岭里面,当时沫灵被宰了不少钱。基本除了某些东西是大家自己的,其余东西都是沫灵出钱买的。

    挖山,加固,盖内部楼体,还有坦克,战斗机装甲车,防御系统等等。

    这一套下来差不多要了沫灵半条命了,现在想想沫灵还是一阵苦笑。

    “哎?你傻笑什么?”刘风看到沫灵脸上憨憨一样的笑容,就感觉有些可笑。

    差点就用最新款的拍照手机拍下来了。

    “关你什么事,把药拿好,准备下山了。”

    “哦。”

    刘风应了一声,便跟着沫灵回到山下去了。

    “大哥,你说咱们晚上住哪?不会碰到什么山里的孤魂野鬼吧?”

    周围的环境让刘风打了不止一个冷颤,他父亲的一个长辈又是搞这种事情的。所有他从小耳濡目染也记住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哪有那么多孤魂野鬼让咱们碰到,晚上在秦岭能碰到动物倒是不稀奇。”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沫灵却一点没有反驳的意思,因为他是知道有鬼这种东西的。

    再说了,前世他的儿子沫升最后也是干这个的,虽然沫灵极力反对,但年轻人还是有自己的思想。

    “大哥……我感觉,背后凉凉的,有点害怕,我现在不想走了,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凑活一晚?”

    刘风没有说谎,因为他的背后确实是感觉越来越凉了,但他又不敢回头,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沫灵叫一下,让他回头看看自己背后有没有奇怪的东西。

    “大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刘风再一次问道,可沫灵仿佛没听见一般,继续向前走,而刘风发现沫灵走的飞快,自己根本跟不上沫灵的节奏。

    “大哥你慢点,我的腿突然好沉!”

    刘风害怕极了,沫灵好像根本听不见自己说的话。

    完了,我今天不会被鬼弄死吧。沫大哥貌似听不见我的话了。

    刘风狠下心来,卯足了劲朝着沫灵那边跑去。

    “二货快停下!”

    沫灵的声音从刘风背后传来,刘风心头一颤,发现前方空荡荡的,下面是一个陡峭的山崖,再往前一步自己就滚下去了。

    “你疯了是不是,不想活了直说?”

    眼前一幕把刘风吓得直接瘫在悬崖的边上,腿还在不停地发抖。

    沫灵的这句话不是给刘风说的,而是给刘风身子下面的横死鬼说的。

    看样子是一个不小心身亡驴友,想把刘风也给拖死。

    “沫,沫大哥,我,我撞鬼了……

    刘风开始语无伦次的给沫灵解释,不过沫灵忙着收拾这个横死鬼并没有理会刘风。

    “行了我知道了,现在你不是好好的吗?赶紧走别废话了。”

    将手里的柳条扔掉,沫灵就带着刘风顺着山崖走,看能不能找到小路下山。

    忽然一点点的灯火光芒慢慢映入刘风的眼帘。

    “大哥你看,山崖下面那头有个村庄。”刘风高兴地拉着沫灵说道。

    沫灵不断用手去打刘风拉着自己胳膊的手试图去让刘风的手松开,可刘风的手抓的紧紧的根本没有松动。

    “喂喂别摇了,再摇胳膊就断了。”

    “哦,好,大哥,我这不高兴嘛,理解一下。”刘风嘿嘿一笑缓解了一下尴尬,沫灵也没有计较。

    沫灵看了一眼那个村子,生机盎然,灯火通明,看起来不像是有鬼的样子。

    “走,下山。”

    沫灵和刘风顺着山崖边的小路慢慢的向下走,可这这条路比看上去要陡峭,等走到山下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走,进村。”沫灵不咸不淡的说道。

    “唉,大哥你慢点啊,等一等我啊。”

    等到刘风慌张的从高草堆里冲出来跟上沫灵,沫灵已经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大,大哥,这村子!”

    眼前的村子全然没有灯火通明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

    “去看看吧,没鬼。”

    虽然有了沫灵的保证,但刘风心里还是胆战心惊的。

    吱呀。

    推开其中一扇门,里面一片寂静,虽然没有动静让刘风安心了许多,不过随后黑暗中几双发光的眼睛盯住了自己。

    “啊!有鬼啊沫哥,快跑啊!”

    “瞎嚷嚷什么,没见过动物吗?”沫灵一把拦住了不争气的刘风,对他解释着。

    紧接着二人回去看了一眼,果然是动物,不过这些动物安静的出气,不闹不叫,只是盯着沫灵二人看。

    沫灵倒没什么,可刘风却吓得不轻。

    “沫大哥,要不咱走吧,这些畜生盯得我头皮发麻。”

    “走什么走,找个地方睡觉去。”

    啊?睡觉?

    刘风有些傻眼了,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吗?且不说这些动物了,就是这么一个村子空无一人但村子的状态简直不能再热闹了。

    刚刚他试了一个火堆还热着,一村子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

    “呦?村子来客人了?”一名穿着麻衣的老者打着灯笼从村子最里面走了过来。

    刘风吓得直接窜到沫灵背后,“鬼,有鬼,沫大哥我顶着你先跑!”

    ……

    你既然顶着还躲我后面干啥?

    “滚到前面去,这老先生不是鬼。”

    老者听到后哈哈一笑,身后陆续出现了许多打着灯笼的人。

    “我们当然不是鬼了,下午村口来了两个唱戏的,我们村子闭塞,和外面不通,连个电灯都没有。

    这还是头一回有人来唱戏呢,我们大伙高兴的不得了,就都去了。”

    听老者解释完,刘风放心了许多,不过看着灯笼,刘风突然问道:“那灯光呢!刚刚还有灯光,我们一下山就没有了!”

    “小伙子你别怕,刚刚唱戏的人说了,街道太小了,最后一场得找个大地方,我们就都提着灯过去了。”

    老者看见两人的服饰,便明白了什么。

    “二位是旅游迷路了是吧,我明白了,今晚就住下吧。”

    “多谢了。”

    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找了间房子睡下了。

    沫灵在整理草药没有睡,只是靠在炕头闭着眼睛养神,顺便思索这个古怪村子的事情。

    刘风的脑袋从炕沿伸了出来。“沫哥你还不睡吗?”

    “过了一个小时了你还没睡着?”

    刘风笑了一下,“炕太硬了,我睡不惯。”

    这下沫灵还真的没有想到,堂堂刘家少爷,怎么可能睡过炕。

    “那是你不懂炕的舒服,再说了,这都快三点半了,再不睡就没机会了。”

    刘风后来和沫灵扯了一会有的没的,就慢慢睡着了。

    临近五点,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

    “喂,醒醒,该走了。”

    沫灵二话不说就拖着刘风走了出去,按理说这个点村民们应该出来干活了,可到了五点多了一个人都没有。

    “啊?这才几点啊,我好困的大哥。”

    “想见鬼就继续待着!”沫灵丢下这句话就立刻朝村口走了,半晌刘风才一下子清醒。

    “卧槽,沫哥你他吗等等我啊!”

    刘风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过来,看到沫灵提着一袋子草药坐在村外麦子地的大石头上面。

    “来了,身体素质不错啊。”

    面对沫灵的夸奖刘风差点没骂出去,不过现在他气还没喘过来,人还没有力气还嘴。

    “等会你注意听戏就好了。”沫灵微微一笑,根本没有见鬼的样子。

    刘风正疑惑,村子反方向的山里穿出一声声悠扬的声音。

    长路儿回荡,弯桥下是河浪

    红云朵朵儿,晚霞落落儿

    看爷爷留下的印,为孙儿放下了汤

    手中绳已绑……

    脚上链已上……

    从山崖上落下,进入这地方……

    白旗飘飘儿,行队荡荡儿

    走在黑土上……

    “别动,坐着!”沫灵对着刘风猛的喊道。

    刘风愣住了,自己刚刚直接听入迷了,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村民们跟着这戏的声音全部都出来了,随着声音而走。

    前方出现的领头唱戏的,一黑一白,一男一女……让刘风没有反应立刻就联想到了那传说中的人。

    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夜有戏,活人一看不可离……”

    沫灵看着跟着无常离去的人们,脸上无悲无喜。

    “沫,沫哥,那些人……都……”

    “回不来了,报警吧。”

    刘风人直接愣在原地,一时间竟说不出什么话。

    ……

    清晨七点,大多数人这个时候还在睡觉,有的人已经开始洗漱了,而沫灵二人在麦地里和警察谈话。

    “请问你们看到村民了吗?”

    “我没有,不过那小子看到了。”

    “行,那刘风同学是吧,请问你看到村民是朝那个方向去了?”

    ……

    问话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一只是刘风在应付,因为他才像是亲历者,而沫灵根本不像。

    不过无常的事情倒没有说出去,因为即使说了这警察也不会信。

    后来刘风联系到外界之后第一时间动用了关系来处理这件事情。

    沫灵也看到了当年刘风的影子,基本调查,搜寻证据,排除搜救队以及善后工作。

    这些工作刘风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这也是刘风第一次展现他的能力。这让沫灵对刘风更加赞赏了。

    “沫哥?那些人真的回不来了?”

    刘风在一旁坐着,沫灵就看着这片麦子地。

    “是啊,你不是已经确定了吗,不然为什么搜救队的人那么少?”

    “我只是有些恍惚,鬼居然真的存在,而且人的生命未免也太脆弱了……”

    “人的生命本来就是极为脆弱的,一不小心就会失去,所以要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望着乡村麦田里的朝阳,沫灵诚恳的说出来了这句话。

    自己上一世那么轻易就死了,而曙光的首领赢苍,世界的巅峰。

    在自己倒下之前传说也在战场上快陨落了,即使是那种练气,冲劲,修道至巅峰的连核弹都扛得住的人都会死。

    自己和世俗的凡夫俗子又有谁能不去珍惜生命呢。

    他只记得赢苍在离别曙光组织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天下不是我的,是大家的,而既然被大家所仰仗,那我就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存与世中,为苍生尽生,则死矣无悔!”

    每次想起这句话,沫灵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当时的场面。

    华山之巅的曙光组织基地里,在平台上的赢苍面朝朝阳,身披黑金战甲,脚踏乾坤战靴,背蓬墨血披风。

    整个人的气度非凡,气势如龙啸一般划破长空,朝阳的光芒都变成了衬托他的存在。可其余九人并没有高兴,因为这一战肯定是一去不复返,而赢苍为了他要庇佑的天下苍生,选择了出战迎敌!

    “他无愧于赢苍之名!”

    “沫大哥,你说什么?”

    “哎,好好一大老爷们咋还流眼泪了。”

    等刘风都安排完了之后,沫灵带着他走出了秦岭,在站台等车。

    不过刘风坚持要和沫灵继续逛,所以并没有跟着官方的人走。

http://www.6green.com/16_16575/7591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