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胖子女孩 > 第二卷第二十六章 迷迭香 海洋之露
    “哦,好,我回家去了,何阿姨再见。”楠囡一边说着,一边快速下了床,穿上了鞋子。她实属是不愿意再见到何琴的这一副惨淡的笑来了,楠囡本就敏感,她要比常人更加能够感知到他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任何一种情绪变化,正如现在,楠囡锐利地觉察出来了何琴现在是在强颜欢笑着的,比起有他人的陪伴,何琴似乎更想要独自一个人呆着。

    楠囡慌慌张张地下了床,还没等她走出几岁路子,却又是被何琴给叫住了:“药,别忘了拿桌上的药啊。”

    楠囡猛地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眼桌面上的药品,自己果然是在匆忙之下,忘了拿了,于提楠囡只好是调转了身子,迈步拿了药,当她提起那装了药的塑料袋的时候,楠囡又是侧头对何琴说道:“谢谢阿姨,我两天后会准时来接您出愿院的。”

    “好,我记着了,我就在这儿一直等你来。”何琴抬眼看着楠囡,又是笑了一笑,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神情。

    “阿姨,我走了,再见。”楠囡看何琴的脸色不好,便想着赶紧出了病号房,好让她休息一番。

    何琴听了,也只是点了点头,她的脸色突然有些惨白了起来。

    楠囡见了便移步走向病号房的房门,可她刚把手放在门上的把手的时候,楠囡却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复而停步,转身,又踅回到了何琴的床位面前。而此时的何琴却是偏过头,透过了玻璃窗,看向了外头去的,何琴的眼神有些黯然,她眼里原本仿佛是有星的闪烁的,此刻却也是暗沉了下来,何琴似乎是察觉到楠囡并没有离开,于是便转头看去,见着了站在自己跟前的楠囡,疑惑着问道:“嗯?丫头,怎么了?怎么又回来了?”

    “我来为您重新倒上一杯热水的,我答应了您的。”楠囡说得一脸认真,其实她的上底有些点忐忑,因为她见着了何琴的那一副茫然的表情,楠囡不确定何琴是否会再意别人看到她的那副模样,毕竟何琴一直以来所表露的都是笑意盈盈,是很欢快的样子。而除此之外,楠囡却是感到有些后怕,因为何琴所显出的神情,却显楠囡极为熟悉的,那是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上惯有的表情,那是一种惘然,更是对一种生死的漠视。

    “哈哈,你这孩子怎么会这样耿直,呆呆傻傻的,怪招人疼的。”听了楠囡的话,何琴也算是被她逗得爽朗一笑,悒悒不欢的最眼神一扫而过,又是换上了那真心流露出来的欢笑与快活,何琴转而用自己的手指了指她身旁的桌柜说道:“热水壶在里头呢,来倒上热水吧。”

    楠囡便是朝着何琴所指的方向走了去,她有些高兴,因为何琴总算是又笑了起来,并且没有一点虚假的意味。楠囡不希望看到何琴的脸上露出那一副淡漠的样子,她很害怕,因为那是同死亡有着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时,才会使人不自觉得就显于脸上,溢于眼中。

    楠囡暂且将这些全部抛之于脑后,她想着或许是自己多想了去的,毕竟何琴看上去是那么一个欢快的人,三月里所萌生出的一切有着强劲生命力的动植物,都来未必有她那般的鲜活。

    楠囡走到何琴床位旁的那台桌柜的近前,蹲下身体,打开了桌柜的木门,扑面而来的却是一阵的清香气味,很是浓郁。一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号房中的每一口空气之中,并且紧紧地包围住了楠囡,萦统在了她的周边,久不经散。这香味很特别,既馥郁,又醇厚,还带着一些神秘的意味,却并不刺鼻,反倒是让楠囡一下子就特别清醒了起来,是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感觉,而且又叫人很是放松,十分的气定神闲。

    楠囡闻着这味道,感觉有些吃惊,她朝着桌柜里细细一看,里面有着一个大的蓝色无花纹的热水壶,热水壶旁力尽是一些装着吃的,喝的的礼盒,是有着两三盒的样子,盒子很大,包装得也很精致,但是看上去却是都没有被打开过的样子,而在这些东西的后边,在一个角落里堆着的,似乎是一束鲜花,但这束花是缩在角落里边的,那里光线又暗,楠囡看不清楚那是什么花。

    “把里头的花拿出来罢。”何琴说着,她的声音很轻柔,可也有些沉重,楠囡抬头看了眼何琴,何琴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即使是有着她那与生俱来的微笑唇,可楠囡却也是不见着有任何的笑意了,而何琴的眼神很复杂,楠囡是看不明白的,似手是有着失望,还有着一些的感伤,以及一点的宽慰,更多的就只是一份沉重了,楠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是从何琴的眼神中寻出了一些同自己母亲看向自己时,有着类似的爱意,可却偏偏又不是如此简单的,何琴所流露的爱意似乎并不是纯粹的亲人之间存有着的,但更多的,却是楠囡所不明白的了.

    楠囡还是照着何琴所吩咐地去做了,她先是两手捧着热水壶,端上了桌面,由于手里拿着药片实在是太碍事了,楠囡就只好先把塑料袋搁地面上了。接着,楠囡又蹲下了身去,她先是把药片拿起,也就不站起来了,直接抬手放上了桌面,然后,楠囡把那些礼盒都向着一边挤了挤,小

    心翼翼地用双手拿过在阴暗里的那一束花来。

    当楠囡将这束花拿出桌柜时,才得以看清它的全部面貌。那是一束被浅蓝色的包装纸仔细裹住的花。那花属于灌木植物,有着长的圆柱形茎枝,而在这枝上的,是一朵又一朵,对立的蓝色小花,花瓣亦是长形的,有些花瓣的顶端是朝外翻着的,有些是向里拢去的,是四散而绽的,并不是合拢而开着的,这些花瓣单薄,也很小巧,很是好看。就只不过,似是被人给狠丢弃了一翻,有些花瓣已经掉落了,就落在了包装纸里的最里头。

    “迷迭香。”楠囡边站起身,把花放在桌子上,也不禁开口说道。

    “你认得这花?”何琴的语气里带了一点的惊喜。

    “嗯,我知道。我妈妈有一阵子失眠很严重,心脏也会时不时地疼痛一下。之后她就用这花的花瓣泡水喝,效果很好,也不失眠,也不心悸了。”楠囡一边说着,一边拿了热水瓶上的塞子,给何琴又重新倒上了一杯满满的热水。但楠囡感到很奇怪,因为这花一般不会被人当作望病人时送出

    的花,迷迭香一般会决是在纪念已过世的人的情境下才会出现的花。

    “我很喜欢迷迭香。”何琴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花看,可眼里却是浮现出了一些的伤感,她又转眼看向了楠囡,问道:“你知道迷迭香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吗?”

    “是海洋之露吧。”楠囡同样也看着有何琴,她伸手拿过了放在桌面上的药片。回答着何琴提出的问题,楠囡有一种直觉,这来迷迭香似乎对何琴来说有着一种别样的,特殊的感情存在。

    “是啊,它有很好听的名字哪。”何琴说着,伸出她的的左手,轻轻地点了一下迷迭香的花瓣,又马上缩了回去,但她的的眼睛却是从始至终都看着那花的。接着,何琴又不再说话了,她的面容上有些怅然,以及那止不住的凄哀。

    在过了很长的时间之后,何琴总算是不看着那束迷迭香了,但她也不看向楠囡,而是平躺在床上,抬眼看上了天花板,良久之后,她才是开口说道:“可是这花的花语却是并不像它的名字那般美好呢。”

    楠囡知道,迷迭香的花语有两种意思,一个是回忆,留住回忆,并且拭去回忆的忧伤。还有一种则是纪念,在意大利,是代表着对死者的敬而和怀念。而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却是象征着纪念长久的爱情,忠贞的友情,以及永远的怀念。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两种含意,可却是多多少少都含有了悲伤的,回忆也好,既念也罢,这似乎都是对过去的人,或者是已故的人才有所表示的。

    所以,楠囡并没有以此回答何琴,与其说何琴是借此抛出问题,想要引起桶团的疑问,更不如说她其实是在自说自话罢了。而且这迷迭香的花语确实如她所言,井不是那么美好,楠囡则是更不愿说出口了,她总觉得这会使得何琴更加伤心难过,并因此痛苦。

    “何阿姨,我先走了。”楠囡小声开口着, 她不想再继续打搅何琴了,有时两个人的缄默,是要比一个人的独自承受而来的难熬得多。

    “好。”何琴看了眼楠囡,她的眼神里满是疲倦,就只是单字回应了楠囡,声音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着的,接着何琴就是闭上了眼睛是准备要休息了的模样。

    正当楠囡要抬步离开的时候,却是透过玻璃窗,看到了那草坪上围着的几个小孩子的身影。

http://www.6green.com/18_18022/82016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