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梅帘招(gl) > 5.五、夜色撩人
    胖子双手交叉往脸上一遮,然后顺势一蹲。

    史上最灵活的胖子

    后面的人:(#‵′)!!!防御肉盾没了!护驾护驾护驾!

    然而楼帘招也就甩下一句话、拎着酒瓶子就走了。

    “脑洞这么大,脑仁不顶用也是白搭,回去补补”

    所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后的诛邪一击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女人太毒了!

    杀人不见血啊!

    好歹也喝过几次酒啊~~

    众人愤愤不平,又颇为憋屈。

    须知他们这些人之所以供着楼帘招,无非是因为他们的爹娘都有生意上的需求需要搭上楼帘招,要不是求帮忙,要不就是求人脉,要不就是求生意合作

    这楼帘招但凡露出一点话头来,比如说他们脑仁不好他们分分钟就能看到亲爹亲娘大义灭亲的人间惨剧!

    阿都尅!

    郑羽听到这些人的哀嚎,摸着下巴看着那桌子手机忽然响起。

    “旭哥”

    “她走了?”

    那头的陈旭声音还有些疲倦跟冷漠,郑羽知道他在应付一个酒会,也就不多费口舌了,将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张扒皮平常这样跋扈是没多大问题的,酒吧也的确需要一个凶神震慑,可错就错字今晚对象不对。

    那边有一瞬的沉默,然后说:“让他领一千个俯卧撑,三天内做完”

    郑羽:“”

    扒皮,告sù哥哥你是在哪个茅坑被捡回去的?

    我以后去祭拜你~~

    “好的,我等下就转告他,不过还有一件事”

    郑羽迟疑了下,还是将楼帘招的事情说了,最后还盯着那边没了一瓶酒的桌子补了话:“她刚刚回头带走了一瓶酒,就是刚刚梅小姐喝过付账了的”

    他几乎能听到那边呼吸的停顿,然后沉默。

    郑羽想,大概这句话让人不高兴了。

    陈旭从来都是一匹孤傲的狼。

    他沉默,对于底下的人还是敌手都不是一件好事。

    郑羽感觉到了对方的冷漠,便是转移话题:“不过今天到底是让那位梅小姐受惊了,要不要明天我安排人给她送一束花聊表歉意?以你的名义”

    “没必要”

    然后电话就挂了。

    郑羽捏着手机若有所思,这倒是有趣了,那位梅老板到底是什么人物呢。

    ——————

    齐风等人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张玲跟她的美女老板,还有那辆让十之**的少年们都嗷嗷叫唤的好车。

    也不知是什么心理,那齐风竟然还主动走过去了,后面的人无可奈何也得跟过去。

    “你好,我是齐风,刚刚谢谢你了”

    齐风一上来就是标志性的八颗小白牙俊朗微笑,颇为帅气俊朗,绝对能秒杀许多少女

    张玲直接上前:“齐风,你还有脸来,之前如果不是你的话”

    没让张玲继续说下去,齐风瞥了瞥她,笑:“张玲,可不能这么说,那是意外,他们又那么凶,如果我强来的话,受伤的就是你们这几个女孩子了,我也是迫于无奈”

    张玲一口气都没提上来,太特么不要脸了,这人

    “齐风?”梅之鲟已经拿出了车钥匙,钥匙扣在路灯下摇晃发出了轻微脆响。

    齐风露出更爽朗帅气的笑。

    他就知道女人都吃他这一套

    “是我,为了表示感谢,我想请梅小姐你”

    他已经准备朝这个美丽脱俗的富婆女神提yì请她吃饭。

    然后

    “你的裤子拉链开了。”

    梅之鲟优雅礼貌得提醒一句之后,已经拉开了车门,上车,摇下车窗,看向还侧低头目瞪口呆的张玲:“又不大,有那么好看么?”

    这语气真真是温柔到极致,似乎还有余音缭绕于耳膜之间,颤动于心脉~~

    张玲简直要脑充血了,一秒钟抬头挺胸收腹提臀,拉开门滚进了副驾驶座。

    车子开走了。

    齐风原地化石,旁边的人还低头看着他那敞开的大门嗯是不大。

    车上,张玲直勾勾盯着前头车道上五光十色的夜色灯光,车子的,红绿灯的

    “安全带”

    “啊?哦!!”

    张玲慌忙给自己系上安全带,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偷偷斜视了下一只手抵着下巴,一只手转着方向盘的自家老板。

    外面的灯光落在她身上,昏暧流转,眉眼如画

    她依稀想起网络上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这世上的灯光只为美人而生,再为她而死。

    而这句话尤其适合娱乐圈跟时尚界。

    她的老板,的确是一个美人。

    “你这种眼神,跟刚刚看那个什么很类似对我而言可并不是一件好事”

    张玲一听,脑子里飞快闪过那敞开的裤子拉链整个人都不大好了,结结巴巴:“我我没那个意思我没想那个”

    听到梅之鲟的笑声后她才知道被老板逗了,便是红着眼又忍不住郁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

    “今天晚上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想过会连累老板你,刚刚那个齐风,他”张玲断断续续说了自己跟齐风那些人的认识跟交往,说到底也是她蠢,识人不清。

    “年纪轻,被一些美色迷住降低智商也是应该的,你不用道歉的”

    您这话已经算是挤兑人了吧!

    张玲嘟嘟嘴:“那你也觉得他帅?”

    刚刚那齐风搔首弄姿的,可真恶心,还想勾引她家老板不成?

    “帅?但凡美丑都是以比较为基础才能下定论,单独个体都担不起这些形容词吧。”

    梅之鲟对那齐风的态度倒是很中肯,也不提这人之前暗戳戳阴了她一把。

    一如既往符合她平日里的作风。

    温柔大方。

    当然,对于这个男子的献殷勤她觉得自己都二十八了,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上来朝自己这么搭讪。

    不是推销保险就是求当小白脸,无论是哪一种,她都没太大兴趣。

    张玲也听出了自家老板对那齐风的冷淡,心里松了一口气。

    也是,就冲着店里那时不时就一坨一坨前求偶的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甩齐风十条大街

    没一会,梅之鲟将张玲送到了学校门外,眼下已经将近十点,也恰好要关门了。

    张玲下车,朝梅之鲟道谢,又说道:“之前你买下的那瓶酒”

    梅之鲟仿佛听出了她的歉意,便是回以一笑:“加上油费跟劳动力,一个月工资,你可以进去了”

    然后车子就开了。

    张玲:“”

    为什么她觉得夜色之下的老板分外强大又腹黑!

    根本跟白天的是两个人啊!

    难道是精分?

    还是因为接触太少,亦或者是跟老板太不熟了

    张玲下意识捂着脸,但是脸好烫啊!

    每个城市几乎都是一个不夜城,别说现在才晚上十点,就是凌晨三四点也是灯火通明,是以,梅之鲟这甜点店周边的店pù根本都还没关门,灯光明朗。

    车子停在街道边上,梅之鲟一下车就看到了双手环胸靠着香樟树的楼老板。

    车钥匙勾在掌心,冰凉凉的,她看向楼帘招,于情于理,面上都带了笑。

    “真巧”

    楼帘招挑眉:“当然巧,难道你以为我会跟着你?”

    梅之鲟觉得这人火气有点儿大,讲话硬邦邦的,大概是气她在酒吧里不给她面子?

    小孩子脾气么

    “当然没有,毕竟楼老板比我早到这儿是真巧了”

    梅之鲟态度挺软的,但是在楼帘招看来这人就是在和稀泥

    跟从前还真没什么两样

    奸诈,狡猾,阴险老油条。

    楼帘招还在心里冒出一个个贬义词。

    “夜深了,楼老板走好,早点睡吧”

    声柔人美的梅姑娘抛下状似温柔体贴的话后就越过了人,打开了门

    然后关门?

    门才阖了四分之一的角度,她眼前忽然冒上来一片阴影。

    一只手压在门上。

    嗙!

    门撞在墙壁上,不轻!

    梅之鲟的眉头都跟着一跳,微微抬了下巴看向这个浑身都带着冷意的人高了她不少呢。

    她有一米六五,这人该有一米七五了吧。

    “你要关门?”楼帘招暴力按门,却没有一点愧疚心理,反而摆出一种她才罪大恶极的态度。

    一只手手肘顶着门,一只手插在皮夹克兜里,长腿靴子点着玄关那条线,眯着眼她,像是一个上门讨债的流氓。

    店内灯还没开,外面是路灯,里面却是黑的。

    楼帘招背后逸出一些昏黄灯光,却无法将里面的梅之鲟照亮,她好像被困在了某个暴力者的黑暗羽翼里。

http://www.6green.com/7_7936/3604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