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梅帘招(gl) > 14.十四、洗手间
    梅之鲟转头看她,“假?”。

    “你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普通人不能达到的成就,天资纵横,年轻有为,性格温和,交友广泛,一qiē的一qiē都很美好”

    “所以呢?这样不好?”梅之鲟的语气有些凉。

    “不好,这不是真正的你”

    真正的我。

    梅之鲟这才去看楼帘招。

    “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一qiē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二十岁之前,你的二十岁之后,我都想知道”

    “作为一个我只辅导了三个月的学生?”

    或许是梅之鲟的神情太过平静。

    楼帘招心里咯噔,是啊,她说这么多,到底是以这么立场呢?

    她唯一的立场就是一个学生,还名不正言不顺。

    脑子一转,她忽然沉着脸,“一日为师终生为母”

    似乎颇为艰难。

    梅之鲟无语了。

    为母?

    这人脑子被门挤了吗?

    挤了之后还特别咬牙切齿。

    我逼你了?

    “看你这模样,仿若我逼你认母了?”

    梅之鲟刚刚还被这人认真严sù的样子唬住了,还以为旁人都没察觉的事情,竟让一头熊二给察觉了,还好,只是错觉。

    所以她的气场又回来了。

    温柔醉人。

    不过楼帘招忽然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阴森森得咬出一句。

    “你果然”

    果然什么?

    她讲话竟然吊死人,可不意味着她喜欢被别人吊。

    梅之鲟抿抿唇,要越过这个人。

    忽然手腕被直接拽住,她目光一冷,侧步一转就反扭住了楼帘招的手腕,正要用力,却乍然看到楼帘招那张明艳熟悉的脸,还有她眼里的错愕。

    她心里莫名一触,下意识松手,却反而被对方一个侧步锢住了腰身,直接抵在墙壁上。

    “你要当我后妈?还是”

    “你已经当了。”

    前后两句中间有顿了一次。

    楼帘招脸色紧绷,眼里像是烧了火,一片一片的光,红唇抿得紧紧的,像是压着怒气,克制自己不掐死眼前这个人。

    她是从不用口红的,因为唇色天然嫣红,这点在她年少的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了,随着年岁渐长,这种美色被她更加肆无忌惮得发扬出来,就像是那一头清冽短发到如今的齐肩长发,一波稠密又柔软的栗色长发披肩,近看之后才知道她的五官立体,十分欧美范儿,只因她的母亲是英国人

    梅之鲟看到她长大后的脸,联想到了她的出身,她的背景,她的父母。

    当然,她只见过她的父亲。

    那个胖乎乎又相当慈祥有趣的父亲。

    可又有两个字蹦入她的脑海。

    后妈?

    后妈!

    饶是镇定淡然如梅之鲟也在那时愣住了。

    而楼帘招却陡然听到外面有人来,第一反应就是躲起来。

    好吧,当梅之鲟在自己被人直接拐进了一个隔间里面之后就回神了,看到刚刚还虎虎生风,压迫力十足的人此刻仿若做贼心虚似。

    呵呵,八年了,这骨子里的小毛病还是改不了。

    当年这个人就挨不过朋友的唠叨跟面子,躲在了一个房间看朋友传送过来的影碟片。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儿童不宜的画面,还有让人无语的□□声,人不在了。

    ――像老鼠一样窜进了卫生间。

    一心虚就躲卫生间。

    本性啊这是。

    而且还不知道关门!

    不过梅之鲟马上感觉不太好了,为什么她也觉得要躲起来!!!

    明明两个人分开就可以了啊!

    果然是跟熊逼二货怂包在一起久了之后就会被传染?

    她的智商会被拉下?

    NO!

    梅之鲟脸色不好看,楼帘招也反应过来自己太怂了,正要找回点面子,两个人却都听到了外面的人在洗手。

    并且还有另一个人进来了。

    那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婀娜韵律。

    梅之鲟敏感,楼帘招熟悉。

    游子熏!

    还好,还好躲进来了。

    不然以这个人的脑洞跟八卦,不得把她们两个编排出个十八段黄□□节才怪。

    两人第一次脑频率一致。

    却又听到外面

    “叶悠然,以前看你对那些男人不假辞色的样子还以为你清心寡欲呢,原来是在等着一只这么肥的鹅啊,不过人家能飞,也不一定肯带着你上天啊~”

    这女人嘴巴果然很欠。

    两人依旧一致。

    说起来,游子熏是畅游江湖的绕指柔,是红酥手,谁都想摸一摸,碰一碰,也觉得自己能摸到,能碰到,可实际上都被晃点过去了。

    秦煜跟她不对付是有原因的,一个是花丛老手,黄金单身汉,征服的是女人,另一个却是征服了男人。

    从他们各自的男子主义跟女子主义说来,本来就是冲突碰撞的。

    何况所属的公司近些年屡有业务碰撞。

    所以两人不对付。

    可她跟叶悠然的不对付,在许多人看来应该更符合女性之间的同性相斥,一山不容二美。

    尤其是一个走的冰山女神风,从颜值上来说,她还更甚于游子熏。

    这样美的女人,连面无表情洗手的样子也是美得动人。

    对于游子熏毫不客气甚至算得上无礼的言辞,她只是洗了手,过了一会,在游子熏颇为不耐的时候,才转头看她。

    “与你何干”

    再多的言语也抵不上这四个字来的冰冷锋利,也更抗拒。

    游子熏甚至已经准备了各种讥讽嘲讽冷笑讥笑暗示等等手段。

    在此刻也只是神情一顿,眼看着叶悠然旁若无人得越过她

    话说,这抓人手腕的本事倒是一挂得麻溜,当梅之鲟跟楼帘招听到叶悠然错愕的声音,继而被吞没

    “游子呜”

    两个人迅速又麻利得齐齐伸手去碰那门关上?

    NO!

    推开一些些。(学霸跟学渣也是有共同爱好的)

    好家伙,叶悠然整个人都被抵在了盥洗台上,脸颊被扣着,嘴唇被游子熏疯了似的深吻着。

    两个人高度跟身材差不多,不过游子熏这些年能游走商业圈还占据公关部这个敏感职位还能从容自如也不仅仅靠着自身业务过硬加上上头有人顶着,更因为她有练过,无论是拳击术什么的,各方面都超过叶悠然一本正经的上班族。

    于是,那力量差距就出来了,叶悠然虽然身姿修长,却也单薄,两只手直接被游子熏反剪在身后,下巴被一只手扣着,压在墙壁上,连反抗都变得徒劳,只能呜呜作响,连转个头都艰难,只能任由游子熏的唇碾压过她的唇,那样用力,唇齿相触,火烧似的。

    梅之鲟觉得吧,强吻什么的,果然也得看身手。

    身体素zhì不过硬,这事儿成不了。

    看这气场那样强大甚至高了一个职位的叶悠然被吃的死死的,甚至连喘息都无法

    太丧心病狂了。

    得憋多久了啊。

    从不大不小的缝隙里看着的楼帘招更是目瞪口呆,她不是没见过同性之间的那啥,可是以前她一向不感兴趣,毕竟是人家的亲密**,就算是人家堂而皇之亲吻,看着也没什么意思吧。

    可今天不一样,她感觉自己被惊呆了,又或者说,她的内心不安静,下意识就略微偏头看旁边的人。

    这个人神色倒是颇为平静,发丝垂肩,眸色清丽安宁,秀挺的鼻子下面是略粉却娇嫩的唇色

    察觉到楼帘招看她,梅之鲟转过脸,看到对方飞也似转过脸,一本正经,并且似乎很嫌弃得离她远了一些。

    “”

    梅之鲟心中坦荡无鬼,可外面两只热火朝天的时候,里面这只熊二肯定是想太多了。

    呵呵。

    也不知多久,在游子熏得寸进尺贪图去触碰叶悠然胸前柔软的时候,终于腾出手的叶悠然直接甩了她一巴掌。

    游子熏直接受了,因为太用力甚至偏过脸。

    她什么也没说,看着靠着墙喘着气又怒不可揭的女人。

    “这还是认识你五年来,你第一次生气”游子熏说。

    叶悠然眼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她知道对方的性取向,并且私生活一向精彩,但是因为在公司里面还算克制,加上跟她的争斗也一向立于各自工作跟平日里的斗嘴上。

    从来没有这样。

    她竟然连舌头都放进来了!

    叶悠然长这么大,就算是多年前遭遇大变,也不曾被人这样轻贱过。

    起码,没人成功。

    游子熏是第一个。

    她的确生气了,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悠然转身就要走。

    “你这样出去的话,恐怕很快就有人知道堂堂叶悠然被一个胆大包天的人轻薄了,包括那只很肥得鹅”

    “劝你在有人进来之前整理好再出去”

    劝我!你还劝我!!!

    叶悠然已经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衣衫不整,甚至裙子上都有被撕扯的痕迹,而嘴唇红肿得不像话,还带着血

    她深吸一口气,就要开始洗脸。

    外面传来了女子的嬉笑声。

    不远不近。

    叶悠然表情凝固了。

    这人到底是有多乌鸦嘴。

    而下一秒,她已经被游子熏拽住,拉开一扇门就要将人往里塞

    然后就看到了正好躲在门内的两个人。

    两张熟悉的脸孔。

    四张脸面面相觑。

    叶悠然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

    ――――――――

http://www.6green.com/7_7936/3604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