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梅帘招(gl) > 37.三十七、生日快乐
    什么叫打脸呢?

    打脸分两种方式,一种叫自己打自己脸,一种叫别人打自己脸,被动跟主动的区别而已。

    那对于秦家或者秦翰而言,有一种屈辱叫双重打脸。

    有没有被打脸,他们自己能感觉,这种叫屈,而别人感觉到的,那就是辱。

    用赵渠这些人的目光来解读的话,就是这样的――辛辛苦苦暗搓搓安插了人马,改名换姓塞进东陵阁,好嘛,那时候当然是没想到会用在梅之鲟身上的,毕竟不能未卜先知不是,那目的是什么呢?无非两种,第一,为了刺探东陵阁来往贵宾们的会谈机密,从中窃取情报,第二,意图侵蚀东陵阁,掌握这个魔都最上乘的会所,进而笼络其中人脉。

    如果是第一种,得罪的是魔都乃至于全国各地的贵宾,那是死刑!秦家只能承认第二种,如果是第二种――插人也就算了,还想杀人!

    如果成功也就算了,可事实证明,一qiē都在人家眼皮底下!

    真以为那什么视频情报是刚刚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搞到的?说明东陵阁是冷眼看着秦翰插人进东陵阁,又冷眼看着他在这个宴会上诸多设计,只为取东家首级!

    而他们只盘龙卧虎,最后一击扼脖!

    眼下,张俊如狼bèi的丧家之犬。

    而秦翰压抑怒气,强制镇定,秦家的人一片混乱。

    第二个梅家?

    梅之鲟用秦家的宴会,撕破了秦家最光鲜亮丽的外表,现在,她要做的是另一件事。

    捧着茶杯的女管家朝梅之鲟优雅一笑,跟在门口对她的盘查截然不同,都是演技派啊。

    梅之鲟看着她退后,目光再一扫,浅浅一笑:“恶人邪狞,东陵力不能及,智不够用,让诸位看笑话了,今日宴客出了意外,以东陵规矩,费用是必然全免的秦叔叔以为呢?”

    输人不输阵,秦翰毕竟不是一般的秦家人,他眯起眼,起身。

    “不必,这点小钱秦家还给得起,改日再来东陵喝茶”

    言谈间,对于自己身陷囹圄好像一点也不慌张。

    梅之鲟闻言便是颔首:“也好,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既然秦叔叔慷慨,那就用这笔钱换几十斤雀扬茶砖吧,诸位客人走之前顺手一提如何?”

    雀扬茶砖!这可是名茶!

    一片的人哪怕不顾及梅之鲟的深不可测,也得看在这名茶份上附和点头感谢,一派和睦,十分推崇

    秦家的人看着内心呕血,再不想逗留。

    而此时陈骏也走向秦翰,后者冷冷看他一眼,吓得他步子忍不住一顿,而秦翰淡淡道:“煜儿,上去接你母亲回家,杂事不必提,只说我晚点回去便可,不用挂心”

    这话算是会心一击?

    ――你再报复,梅家的媳妇也成了秦家的,你再不甘,梅家名头也已经败了。

    曲夫人等人神色各异,却又看见那梅之鲟面色平静,眼中深不见底。

    秦煜皱眉,看了梅之鲟一眼,颔首,正要上二楼。

    门已经被推开了。

    一袭古典浅蓝秀水旗袍的沈素心走出,神色平和,仿佛之前的事情都不入她的眼,她的心。

    可秦家人又觉得此刻的沈素心是不一样的,不忧郁,不清冷,她的眼里好像藏了一块融化的暖石,温暖如风,又柔美似柳

    她走出来后,目光也就落在梅之鲟身上而已。

    走下台阶。

    仔仔细细看着她,半响,上前,伸出手,手指轻轻摸着梅之鲟衣领料子,又似乎帮她理了理衣服,在察觉到梅之鲟皱眉的时候,顿了顿手,眼底略黯淡,又收回,柔声道:“太闲散轻便了,改日我带你去买几身衣服,可好?”

    带你去买衣服这是任何一个母亲对女儿说的最多的话之一。

    可梅之鲟却有些恍惚。

    而秦翰脸色一变再变。

    连秦煜都不大自然,他有些不习惯,这个后母还有这样的一面。

    直到秦家那边的人尖锐讥讽:“嫂子,这不合适吧,这侄女可是害了我们家不浅,你看大哥都要被关进局子了,你现在可不是梅家的媳妇了,而是我们秦家的”

    沈素心这才转头去看衣着笔挺,两鬓纵然飞霜也不减傲气深沉的秦翰。

    她默了默,声音不轻不重。

    “二十年前你说这是你跟阿睿的战争,你赢了,二十年后,我会看着,看看是我跟他的女儿赢了,还是你输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

    秦翰的脸色发青了。

    阿睿,我跟他的女儿

    你跟他,你跟他!那我又算什么!

    妻子?丈夫?

    二十年了。

    他好像从未拥有过这个女人一样。

    而沈素心并不看秦翰,只是转头轻轻按了下梅之鲟的肩头。

    “在我心里,梅家人从没有输过,一直都是”

    说完,她转身出了门。

    秦家人一片哑静。

    根骨清正,言辞深邃而机锋锐利,从某种意义上,这对母女的相似之处此刻才暴露出来。

    名流们一片安静。

    看着沈素心离去的梅之鲟在秦翰冷冷看来之时,刚好此刻不远处的钟楼敲响了钟声。

    她幽幽看着那大钟,目光辽阔而无边际。

    “钟声敲响,于是战争开始了”

    “然后,死亡随之而来”

    “诸位可以走了”

    (本来想来一句拽拽的英文,又觉得凭啥这鸟语才能装逼呢,中文韵味更深,所以好吧,其实是我英语不好,O(∩_∩)O)

    有种鸿门宴的开端叫枪声惊蛰,有种过程叫连环心计,有种结尾,叫――你们可以走了。

    东陵阁的东家就这么甩着普通的衬衫袖子,上了东首阁楼。

    而那些宾客们闻言如蒙大赦,一个个告辞离开――目前为止,他们最不想接触的就是梅之鲟跟秦家人,只想跟彼此约个地方再好好聊一聊今天的事儿,还有来日

    魔都要变天的感觉,他们有预感。

    而且好些人走的时候,都下意识环顾周边建筑,暗道那个神秘的狙击手也不知道在哪里,应该已经走了吧,警察已经在找人了

    而此时,一栋大厦里面的不起眼风窗边上,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用修长白皙而骨感美十分的挪了下□□两下,噶擦噶擦作响,纤细而精致的白银壳□□折叠收起,装进小提琴盒子里面,她轻拍了下刚刚趴靠在栏杆上沾染上的灰尘,背起小提琴盒子,拉了下鸭舌帽,踩着一双休闲布鞋转身,身高很高,身姿也尤其修长,影子拉长在墙壁上,手掌一撑楼梯,人轻盈跳下,左右几个来回弹跳,转眼就消失在楼梯暗道中,速度极快,如同夜魅。

    东首阁楼之中几乎没人了,因为之前在这栋阁楼里面就没安排太多人――这是梅之鲟的地盘,她必然要确保沈素心的安全。

    只是沈素心还是走了。

    走了也好。

    梅之鲟走上楼梯,想着刚刚她碰触自己衣领的时候,内心肃然而起的那种感觉

    她忍不住皱眉。

    心中魔障。

    啪嗒,她听到自己的鞋子落在地板上,前头那个屋子就是沈素心之前待着的,她让东陵阁的人关了落地窗,也不知道她看到多少,听到多少

    梅之鲟推开门。

    啪!

    枪声陡然起!

    梅之鲟眼中锐利,侧身一闪,探手便抓向开枪的那个人

    手掌刚要扼住这个人的脖颈,梅之鲟却是忽然撤手,但是对方反而借机进一步,扔了枪,两只手跟考拉一样缠抱着,将她直接压在了沙发上。

    枪口喷出的彩带哗啦啦飘洒在空气中,从上面落下,花花绿绿的,像是万花筒的五光十色。

    压着她的人,眼里也是五光十色,灿若骄阳。

    梅之鲟稍一愣松,便是无语得扯扯嘴角。

    “楼帘招,你幼不幼稚”

    “梅之鲟,祝你生日快乐”

    同时发出的声音,让梅之鲟一下子哑了声音。

    生日快乐?

    楼帘招笑着,双手握着她的脸,将她的头稍稍一转,梅之鲟便是看到了桌子上不大不小的蛋糕,还有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

    梅之鲟几乎能想象,自己在下面大杀四方,将秦家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时候,这个人正在厨房里

    “不是你做的”

    “有一半是我做的”

    “嗯?”

    “菜是我买的,我洗的,我端的”

    “你的脸呢?”

    楼帘招闻言眉梢翘起,俯下脸:“你想亲?在这里呢”

    还特意偏了脸颊,那细嫩雪白的皮肤明晃晃的,很碍眼。

    还真是不要脸。

    “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了”

    “求我”

    “如果我动手,你可以在床上躺三个月”

    梅之鲟眯起眼,很认真得说着。

    她觉得这个家伙太放肆了明明已经被她打退了啊,怎么一转眼又不死小强一样复活了,而且一次比一次难缠,更让她头疼无奈又

    楼帘招感觉到了梅之鲟的认真,还有那眼底的冷漠。

    她怔了下,忽然有些纠结得说:“你在上面,还是我在上面?”

    梅之鲟第一反应是真没反应过来,借用自己强大无比的智商跟情商也是转了一个脑回路才回神。

    动手~躺床上~~

    好像女子跟女子之间,的确是这种套路。

    呵呵。

    梅之鲟深吸口气,淡淡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偷换概念”

    “上面还是下面,我无所谓,你喜欢就好三个月太短了,一辈子可以吗?”

    梅之鲟:“”

    你能好好听我说话嘛?

    还有,不要莫名其妙就走这种痴汉路线,而且还是内心黄暴的痴汉!

http://www.6green.com/7_7936/3604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