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梅帘招(gl) > 61.六十一、情敌?
    总统套房嘛,装修是上档次的,客厅也大,外交官游子澜转身看来的那一刹那,生动得演绎了什么叫回眸的风情,跟优秀女性的魅力。

    梅之鲟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楼帘招打了一个机灵。

    ——梅老师好像一向食色性也,对长得好的人素来有调戏的习惯。

    这局势不妙啊!

    在以前,类似赵阿囧这个小情敌,楼帘招一向是不放在心上的。

    可游子澜不一样,这个女人每一根头发丝儿都代表着成熟的韵味跟睿智的光辉。

    当然!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楼帘招心里介意的压根不是这些,而是年纪!

    不跟小得谈恋爱!

    梅之鲟之前的态度好像就是这个!

    换言之,游子澜比她楼帘招更接近梅之鲟。

    所以

    “游子澜,你想喝什么?”

    楼帘招问道。

    游子澜看了她一眼,以往都叫她姐姐的人,今日倒是变了称呼啊。

    “水吧”

    “ok,梅之鲟算了,你也喝水吧”

    楼帘招很自然去了吧台那边

    竟主动给游子澜跟梅之鲟腾独处的机会?

    这叫堵不如疏!

    宝宝淡定!宝宝不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直到楼帘招听到两人的对话。

    “好几年了,子澜你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还是没变”

    “是说我没变漂亮?”

    “是说你不正经”

    “阿,对我还真是了解,这么多年不结婚,总不会是等我吧”

    听到这里,楼帘招内心就有一个豌豆射手在疯狂吐槽了。

    ——果然又调戏了!

    ——不正经!什么时候能对我不正经一下!求不正经!

    ——最后一句话是几个意思!!!梅之鲟,你得节操呢!!!

    倒水速度迅速提升好几个百分点的楼帘招很快端着三杯水过来,麻利得将两杯水分给两人,然后自己端着一杯坐在了梅之鲟边上。

    “阿,子澜你也是梅之鲟的学生?”

    这句话里的称呼,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刻意又见刻意。

    作的成分满满。

    游子澜喝了一口水,“我跟她是大学同学”

    同学同学?

    两个人年纪就差两岁!!是同学?

    好吧!她差点忘了,游姐姐也是一个世界级的学霸!

    同学,那就是平等阶级了啊。

    同学VS学生

    噗!一刀插在了心口。

    楼帘招眯起眼,“是坐一个教室的,还是坐一起的?”

    希望不是同桌。

    俗话说千山万水总是情,自古同桌有奸情

    “不是同桌”

    谢天谢地。

    “我们一个宿舍公寓的,对门”

    (#‵′)靠!

    游子澜目光掠过楼帘招僵住表情的脸蛋,挑了下眉,抛出了第三把刀。

    “不过有段时间我房间出了一点质量问题,就跑她那儿睡了”

    楼帘招默默看了安静喝水的梅之鲟一眼,“我们家梅是比较有爱心的一起睡一张床嘛,没什么的话说游子澜你不进去看看游子熏她们嘛,毕竟年纪轻轻,热血方钢”

    “那最好不过”

    WHAT!

    不是说游家态度

    游子澜手里捏着水杯,轻微摇晃了下,唇齿清冽:“放弃所有、离家出走、用了十年还在原地踏步甚至还走了负步跟直接全垒打一步到位是两码事”

    所以就是游子熏这傻逼为爱放弃未来苦逼十年最后还被自家嫌弃效率太低?

    不愧是外交名门啊,不走寻常路。

    默默为死党点一排蜡的楼帘招嘴角一勾:“那是她作的!不过虽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是得进去看看”

    楼帘招走了。

    梅之鲟笑:“倒是难得看你欺负人,都要让我误会你对我有意思了。”

    游子澜淡淡的:“以前都眼巴巴叫我姐姐,一看到你就把我当敌人了,这样小没良心,不过她的口味挺重的”

    呵呵。

    梅之鲟捏了下抱枕,笑:“特意上来见我一面,总不会是告诫我别带坏你得好妹妹吧”

    “就不能单纯见见老同学?”

    “你这么没意思,我可不乐意见你”梅之鲟笑着顿了下语气,“不过接下来,还是少见面的好”

    官方人员,跟她还是不适合继续联系的。

    游子澜神色淡淡:“不巧,我还打算请你吃一顿饭”

    “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可以答应”

    “”

    ————————

    房间里,楼帘招一进门就看到了游子熏将叶悠然压在身下。

    叶美人已经衣衫半解了,缠着游子熏,神智很不清醒。

    史蒂夫还挺狠,下的药估计很重。

    不过游子熏也是个心机婊啊,明明可以让游子澜帮忙的,非要自己来——铁打的占便宜、流水的吃豆腐。

    楼帘招翻了个白眼。

    “需要我关门吗?”

    游子熏手忙脚乱得将被子给叶悠然盖上,咬牙切齿:“你联系的医生来了没!再不来,我可忍不住了啊!”

    楼帘招语气凉凉:“我也没见你多忍啊”

    游子熏脸一红,这人真讨厌,瞎说什么大实话!老娘苦逼十年容易嘛!

    “胡说什么呢!你以为我是你啊!满脑子龌蹉!不过你不在外面守着,不怕我姐撬墙角啊!话说我姐内外兼修,跟梅老板也是很搭的”

    “你以为天下遍地是弯人?你姐不吃那一套”

    “那谁知道呢,没准梅老板要掰呢,而我姐乐意被她掰,我刚刚可听到了,她们是认识的年纪差不多,没代沟。”

    妈蛋!说好的革命友谊呢!

    一刀刀插心口,刀刀见血。

    “感情之间,从来没什么代沟不代沟,只有乳沟!”

    卧槽!

    不要脸的程dù让我大开眼界。

    我竟然还觉得很有道理!

    游子熏抽抽嘴角,脑子蹦出一句:“可论乳沟,你比我都差,何况比我姐”

    这话还真是

    楼帘招面无表情:“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傅隽林”

    “啊都尅!我错了!”

    游子熏变了一张脸。

    恰好,医生来了。

    自然是女医生。

    医生来了,游子澜也就打算走了。

    “照顾好她”

    “知道知道!”

    “不许动手动脚”

    “额这个有点难”游子熏目光有些游离。

    梅之鲟在旁边闻言笑了:“如果妹妹占了人家妹妹便宜,姐姐还不就行了。”

    游子澜一愣,并不懂梅之鲟这话的意思,不过她素来知道梅之鲟这个人如果故意要逗一个人的话,会把人吊死,越好奇越早死。

    所以她全当没听到,只转头看向楼帘招。

    “还有照顾好小招”

    “毕竟她年纪最小”

    刷刷两刀插上,游姐姐翩然离去。

    楼帘招表情绿了绿,然后迅速从梅之鲟这里找到了平衡点。

    “其实她是因为被你刺激了,所以故意来伤害我,以此来报复你,以此得出你我之间的关系——我们是一家人”

    这种类似数学求AB关系的神逻辑也是醉了。

    游子熏也翻了一个白眼。

    ——以后谁跟我说楼老板小时候是学渣,我跟谁急!

    梅之鲟仔细考虑了下,说:“你终于承认我是你妈了嘛?”

    噗!

    游子熏喷了。

    楼帘招阵亡了。

    心塞的楼帘招郁郁去了洗手间,一关上门,她打开手机。

    “那边情况怎么样?”

    “沈素心车子已经上萧山医院的山道了”

    “不插手,不影响,但是我要确保她得绝对安全”

    “明白,不过我并未发现梅小姐的人人马倒是察觉到了秦家人的一些痕迹”

    楼帘招眉头一皱,接着舒展开来:“那只能说明你们不如人家”

    额好吧。

    楼帘招挂点手机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气。

    追妻不容易啊。

    另一头,梅之鲟瞥了一眼手机上传来的短信。

    一张图。

    图上是山道的高空俯视图。

    上面标着几个红点。

    ABCD。

    “A是我们的人,B是秦利的人,C是秦翰的人,D是楼小姐的”

    “车子正在过隧道,还有十五分钟就到地方”

    梅之鲟眉梢一动不动。

    打出一排字。

    ——撤人,并且,让她的人知道你们撤了。

    “那沈素心”

    “不管”

    如斯冷酷。

    手机那头的人站在电脑屏幕前面,看着山道上缓缓行驶到半山腰的车子

    因为距离不近,不能看得太分明,但是至少能看到那车子里模糊的影子

    前后三辆车子,中间一辆后车座坐着的就是沈素心。

    当车子行驶到ABCD交叉的那个地点

    狙击手准备

    砰!

    子弹射在玻璃上防弹玻璃!

    并未击中人。

    前后几辆车子里面的人都有了反应。

    中间那辆车子被保护者往旁边岔道口开去

    当车轮碾在一个地面有些不平整的地方

    轰!

    炸弹暴起!

    把整个车子都炸翻起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到底是谁做的?

    烈火熊熊车子里面的人都来不及逃出,就已经困在车子里面

    被火焰包围。

    而其余保镖才刚下车,就被枪林弹雨覆盖

    一个不留!

http://www.6green.com/7_7936/3604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