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梅帘招(gl) > 175 175、婚礼(完结)(本书VIP群号53998007,订
    游子澜当天的婚礼直接压过了所有新闻热点,包括这几天还炒热的王子求婚事件...

    人家王子那边才刚求完婚,这头就被堵在机场别拉去结婚...

    一山还有一山高...

    看看人家男朋友那神速。

    当然,相对于第一美女外交官跟国际投资富豪的强强联合...

    机场那一幕“夫家代表团”出场压阵才真正叫霸占所有版面头条,连国际形势都压不住那个视频带来的恐怖冲击力。

    “卧槽!为什么我觉得这才叫最豪气的求婚...”

    “那是因为那群人一个个...都是土豪吧”

    “我眼花了,那个是小王子恰克吗?还有中东王者比索,还有花妖蛇美人凯瑞....”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察觉到..他们都很美么...尤其是最前面几个...”

    “楼上那位真是太肤浅了,怎么能只看美色呢!虽然我比你更肤浅...”

    “肤浅+1”

    “肤浅+N”

    我真是太肤浅了!

    这个流行语就这么传播开来了...

    不到一天时间。

    而此时....

    美丽的水上花园中,宾客云集,比索等人到了后,自然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跟欢迎...

    忌离岛,他们屡屡提起这个字眼。

    这是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最上层圈子里才被言传的存在,如今却开始广泛流通..

    只因为——她没死。

    “是她”

    “真的是她....”

    “怎么没看到她...”

    “刚刚得到机场那边传来的消息,她的确是在的,现在应该跟游子澜在一起....”

    宽敞明丽的芭莎婚纱店中。

    不管是服务人员还是设计师,亦或者是化妆师....

    她们是专业的,也只有在此刻闲暇的时候才抽空看去...

    那个坐在沙发中,翘着腿儿,一只手抵着太阳穴,随意翻着杂质的女人...

    她们有些失神。

    做她们这行的,见过美人不知道有多少。

    贵妇千金女明星模特等等,甚至国际顶级大牌女星也是她们的客人...

    可所谓美人分为两种。

    下品在皮囊,可以用漂亮来形容。

    中品在皮囊跟素质,学识涵养具备,不粗俗。

    上品在皮囊跟气质,所谓气质,包括素质跟品格魅力,也是风韵,而且这里的皮囊必然要超过中品的皮囊...

    若是上品,在国际也称得上一流美人了。

    但...

    极品。

    这个女人是极品。

    在国际上名声斐然的大设计师卡尔暗暗将此人对比了下自己接触过的那些人....

    真的是极品。

    如果说沈清闺是东方少有适合穿旗袍的贵族尤物。

    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仅有的、能把锦绣白袍穿得清华绝丽的,那种飘洒剔透的气质,那种梅花寒绽的芬芳,还有凛然孤立的气场....

    绮丽清艳,风华似风。

    她是一缕风。

    从那古老雍容的梅花阁楼中吹过的风。

    带着它的雍容跟书香气....

    当然,卡尔是西方人,可不会用这么文绉绉的形容,他就觉得这个女人...性感,是那种...恩..觉得她性冷淡,但她又的确勾人....这种性感是男女通杀的。

    所以她坐在那里而已,那些准新郎官或者伴郎亦或者其他伴娘...都时不时看她。

    这个女人...好像是....

    感觉有点眼熟。

    换衣间的门打开了,三面跟人等高的镜子....

    不需要镜子,很多人都下意识朝那位刚刚走出的新娘看去...

    婚纱,不是蓬蓬裙的那种,而是贴身的鱼尾裙...

    游子澜本就高挑,不过因为是官方人员,衣着一向以保守为主,黑白套装是一年到头常见的。

    今天这换了一袭典雅高贵的婚纱,将她本就典雅大气的气质衬托淋漓尽致...

    更别说游子澜本就容颜出色,又是世家出身,从小被当继承人培养,那种气质气度堪当极品。

    众人都看呆了,设计师早已欢喜不已。

    “哦~~太漂亮了,Miss  Lan,我就说它是最适合你的....真好看....不过你的身材也真好,太好了!”

    被一个男性...没错,卡尔是男性,而且是一个长得相当英俊的法国男人。

    只是在设计界里面,一般艺术感超群的男性都有点那啥...

    女性范儿。

    可以用妇女之友来形容,可他们又十分高冷,除非你美丽到让他低下头颅...

    他对游子澜就低下了平日里高傲的头颅.。

    “谢谢”

    游子澜微微一笑,目光飘到了沙发那边。

    “梅之鲟,你跟着我一起来这里,难道只为了看一本杂志吗?”

    那个从进来就很懒散得窝在沙发里的极品美人终于移了下天鹅颈,打量了下游子澜,笑:“作为你的最佳室友,我跟着一起来,难道不是我们友情的体现么?”

    游子澜凉凉扫了她一眼,“我更看重这段友情具体体现过程,而非它的来头”

    梅之鲟翻过手里的那本杂志..指尖轻点了下页面上的女人...

    “我只是在对比..那位让王子爱慕求婚的大外交官....穿上婚纱是否更好看,以此才有借口来夸一夸卡尔,你觉得呢,卡尔”

    卡尔俏皮得眨眨眼,十分配合美人:“哦~~在我看来,美人说的都是对的”

    两个都不得罪。

    “那么,你的对比结果呢?”游子澜淡淡道。

    “结果嘛....”

    梅之鲟放下杂志,起身,走到镜子前面...

    上下端详了下游子澜...

    看得倒是认真,符合了一个最佳室友跟好友的身份...

    然后她说:“自然是不穿衣服最好看...”

    这话一说,卡尔先噗嗤笑了,其余人也憋着笑。

    流氓!

    游子澜却也不羞恼,“这句话你应该对楼帘招说”

    “对她,我就不是说,而是做了”

    而是做了。

    游子澜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说话了。

    堂堂外交官,在语言上面还是有不如人的地方,比如荤段子啥啥的,梅老师最擅长了。

    还好,有人进来...

    “姐,你们好了没...”

    同样礼服加身的游子熏跟叶悠然再次闪了其余人的眼,姐姐?

    哎呦,这群人怎么平均颜值这么高,物以类聚?

    不过两人一进来就看到了游子澜...

    乖乖...

    “姐,你什么时候身材这么好了...”

    游子熏这话说得特别自在。

    梅之鲟说:“跟你媳妇家的叶哥哥在一起之后吧”

    叶悠然: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在意过我还在这里..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饶是游子澜再大气沉稳,也被这两人的荤段子给刺激了。

    不是接不住,而是不能接,游子熏还好,她分分钟修理,但梅之鲟她惹不起。

    一行人上了车。

    在车上...

    游子澜旁边坐的不是游子熏这个妹妹,反而是梅之鲟..

    梅之鲟知道她有话要说。

    “一年没见了,你这样出现...我很高兴”

    “你高兴的是见到我本身,还是我出现的原因是因为你男人跟你求婚了”

    “两者都有”游子澜也不遮掩,“原以为你已经去了天国”

    呵呵,还真直白。

    “坏人长命,还差一点”梅之鲟清婉而笑,指尖描着车窗玻璃...

    “不过后遗症倒是蛮厉害的...”

    “会忽然发狂么?”

    “怎么,你想跳窗?”

    梅之鲟似笑非笑。

    “看你回答...”游子澜淡淡道,“不过....我很高兴”

    “真的,梅之鲟....”

    她转头看着梅之鲟。

    她朋友素来很少——那种她定义的真正的朋友基本上几根手指就能数的过来...

    若是交心的,她妹妹算一个,后来的叶悠然也算一个....

    梅之鲟算一个半吧。

    不过梅之鲟朋友很多,多到让很多人疑惑,按理说这个人该是让人惧怕的,偏偏更多的人想亲近她。

    游子澜是她这么多朋友里面,最契合朋友这个概念的...

    “你高兴就好”

    梅之鲟笑着说。

    这人真是...

    “我说这些,只是想等你坦白交代...是不是已经彻底没事了”

    “好吧.....”梅之鲟摊开手,手心白皙细嫩,笑容浅淡,眉眼婉约。

    “事实上,那一场生死蜕变...给我的好处很多...后遗症倒是没有”

    游子澜笑了,笑容发自内心。

    结婚了,还见到曾经的好友安然无恙...

    “你们岛上的那位医师....很厉害”

    她后来因为担心梅之鲟,也通过官丛尨的路子询问到国家机构内部对那毒的研究...

    基本上确定世界上无药可医。

    然而梅之鲟在那样垂死的状态下,竟然隔了一年就生龙活虎了。

    “那老家伙的确不差,不过最厉害的不是她...主要是那个人出手了”

    “岛主?”

    游子澜下意识问。

    “恩....一个无法用人类意识限定的女人..也许不久以后你能见到”

    是么。

    游子澜颔首:“我想我会很期待”

    关于那个人....国家太庙里面的那个老师傅也曾提起过...

    反正是属于最玄妙的那个隐秘圈子人物,也只有教皇这一类人才可能接触,超过想象。

    婚礼会场到了。

    新娘美得让人眩晕。

    而在场的高官显贵富豪也多的咋舌。

    但最让人不能侧目的宾客无疑是那位踩着木屐懒懒散散的伴娘...(之前我打错了,打成了高跷,我想如果当时没有发觉出来,估计这会成为你们吐槽我的新一个黑点)

    伴娘很美,跟在新娘后面,拿着捧花,身边是游子澜几人...

    一跐溜的大美人。

    游子澜的手被游先生握住,紧紧握住。

    父女对视。

    游部长眼眶有些红。

    他的兄弟去得早,他那一天是亲自抱着这个女孩回到家里..用了好几年才让她敞开心扉..

    但他仍旧忘不掉那一年清明,他回去拿自己遗落的钱包...

    那个从未在人前哭泣的女孩....跪在墓碑前...

    那时候他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这个女孩知道她的父母并为死去。

    他们还在。

    现在....他要将女儿交给另一个男人。

    稍稍握紧手。

    他一句话也不说,带着游子澜一步步往前走。

    后头跟着梅之鲟,游子熏,叶悠然,沈清闺跟莫即墨,范狸,凯瑞等等...

    她们跟在后面,像是尾随着幸福,....

    一步一步得走向幸福。

    而在她们走动的途中,裙摆扫过那花瓣点点的地面...

    空中有这个时节的海棠花飘.....

    紫的,红的,白的...

    但...

    新郎是新娘唯一需要看的。

    游子澜也的确看着他。

    一步步靠近他。

    如此专注,所以....她没能发现自己的伴娘们...

    步子一转。

    诶?

    所有宾客都疑惑,看到这群伴娘....

    走到了音乐台那边..

    只剩下了一个梅之鲟。

    梅之鲟也有些讶异,便是挑眉。

    “管自己走吧...左右她们不会抢亲的”

    游子澜听到这人这么说,也是失笑...

    乐队的乐手们很乖巧得让出了位置。

    然后...

    游子澜转头,看到游子熏等人站在台上。

    还多了Ulrica...小提琴在。

    耶律邗倚着旁侧的一棵树,双手环胸,笑着。

    但...只有乐曲么。

    中间空位....

    有一个人上台,握住了麦克风,朝她们这边淡淡扫了一眼,颇有些桀骜。

    “本来这首歌应该是新郎唱的,不过我们试过他的嗓子....唱的有些难听”

    众人登时笑了。

    如此神仙般的美男子...唱歌不好听么。

    叶荆林有些无奈,人无完人嘛....

    “最后抽签抽到我...然后抽签抽了一首歌..”

    怎么都是抽签,你们这也太儿戏了!

    但...

    乐声起。

    “I as a quick et girl(我是一个贫穷的男人)

    diving too deep for coins(为了生活苦苦的追寻)

    All of your street light eyes(城市冰冷的物质眼神)

    ide on my plastic toys(肆无忌惮打量我的天真)

    Then hen the cops closed the fair(当世界再无公平二字)

    I cut my long baby hair(我通信斩断我的幼稚)

    Stole me a dog-eared map (唯一的路途也已迷失)

    and called for you everyhere(到处呼唤你的名字)

    ........”

    (摘自暮光之城破晓上结婚中的插曲,最喜欢这一段...)

    红唇动,眉眼微光,似有汪洋大海,她眷恋着一个人,所以看着一个人。

    这首歌是替叶荆林唱的,但她唱给另一个人听。

    因为她听得到。

    梅之鲟当然听得到。

    她跟在游子澜后面,随着游子澜往前走,偏头,嘴角微微勾着..

    那一抹笑...

    醉了在场所有的人。

    单身狗们:尼玛,新郎新娘秀恩爱也就算了,伴娘也开始插刀了——快扶我去医院,我重伤了....

    一曲漫漫,调子简短。

    但.....够了。

    她们到了神父的面前。

    游子澜的唇还是贴着麦克风,她似乎沉吟了一会。

    众人看向她,新郎新娘也是。

    代唱吗?

    总归是有一点点工资的吧。

    楼帘招的工资就是...

    “两位,我可以借用一分钟时间吗?”

    叶荆林:“如果你愿意取笑之前逼我签订的巨额代唱费....当然,一切看子澜的..”

    游子澜露出笑容,她自然不介意,不过.....

    “这你得问神父比利先生,他的时间很重要...”

    楼帘招看向那位慈眉善目的胖老头...“有问题嘛,比利先生”

    比利先生笑眯眯:“没关系,因为我是你舅爷爷”

    哎呦我靠!

    游子澜两人都错愕了。

    来回看两人...

    叶荆林:“我怎觉得自己被卖了”

    游子澜:“我也觉得”

    不过...乐见其成。

    于是无耻开了绿色通道的游子澜用了那个麦克风扩音,说:“梅之鲟,我不穷,也从未遭遇过这个世界的任何冰冷落寞,在遇到你之前,我可以肆无忌惮得挥霍着我的幸福....但遇到你之后...”

    梅之鲟接上:“恩,遇到我之后你就都遇到了是么”

    哈哈,众人又是大笑。

    楼帘招竟然还点头了。

    “是,都遇到了...八年里面吃了数不清的闭门羹不说,重遇之后你还变着法得吓我....我曾想过放弃....但是想想,好像放弃你的话,这世上我已别无所求,那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若是放弃你,人生别无所求。

    所以不能放弃。

    多么动人的表白。

    虽然她那样平静得说着...

    生死都经历过,她们不需要那慷慨激昂的陈词。

    她知道她懂。

    只是必须说。

    “这一年里,我们没有见过面...三百六十五天,我们都学着让自己最脆弱最难堪的样子在对方记忆里淡忘...”

    所以,这两人一年前是分开了么?

    游子澜一怔,她一直以为楼帘招跟梅之鲟在一起的。

    “其实...Red的人格是在的,而且无法消失...”叶荆林低声告诉游子澜。

    额,游子澜还以为当时是梅之鲟伪装的第二人格,只是为了让曲流殇松懈...

    “一直都在...从她喝了那药之后..虽然梅之鲟肯定不会伤害楼帘招,但她们中间还是存在问题...”

    经历差距太大。

    楼帘招经常会想起梅之鲟经历过的痛苦,因为自己太过幸福,所以无法承受对方经历的那种痛苦,患得患失,尤其是看到梅之鲟到了忌离岛后需要接受的治疗....更是几度奔溃。

    而梅之鲟潜意识里,对楼帘招也有些危险的极端思想。

    就比如初遇之时,她两次三番暗杀楼帘招...

    这些“龌蹉”她们都心知肚明,或许可以忽视,但两人还是决定先分开。

    一年,梅之鲟接受治疗。

    楼帘招...学会长大。

    长大到可以成熟到坦然接受那些过往。

    本以为需要几年。

    没想到只是一年。

    这个人便是坦承自己曾经的脆弱..

    然后现在...

    “我想过了,我无法改变你的过去,但我可以影响你的将来...”

    “你说过,你嫉妒我的幸福...”

    楼帘招扔了麦克风,走下来....

    走向梅之鲟....

    “我现在告诉你...你不用嫉妒”

    “因为我的幸福...从现在都属于你..”

    她走到梅之鲟面前,以英国贵族的仪态,半跪下。

    “你愿意吗?”

    有人哇喔!

    很集体的哇喔!

    沈清闺等人都无语了。

    这是求婚?

    在别人婚礼特么还没开始的时候...求婚!

    “你姐是不是得罪过她?”沈清闺问游子熏。

    “不会啊...我得罪她还差不多....我姐她得罪不起...”

    总觉得你这自知之明也挺高端的。

    沈清闺偏头,“那就是挖她祖坟了”

    滚你!

    人家祖坟一个在英国,一个在山疙瘩里,谁特么那么闲...

    那么....

    只能说楼帘招这人忒无耻!

    然后更无语的是他们竟然都感动了。

    感动中。

    当事人梅老师一脸温柔得看着楼帘招..

    楼帘招的手插进兜里,要拿出....

    额....

    众人等了一会。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哪里不太对劲呢?

    “那个..”

    楼帘招额头有冷汗...急得。

    咋回事..

    “戒指不见了么?”梅之鲟笑得更温柔了..

    求婚啥的,木有戒指?

    你特么是在逗我么?

    卧槽,有杀气!

    游子熏下意识要往后退...

    楼帘招也是抽嘴角了,“明明刚刚还在的,我摸了好多遍了...要么你等下,我找找,咱们再来一遍...”

    亲友们:再来一遍?我们家的女婿跟女儿怎么办!孩子都特么可以打酱油了!

    “不用再来一遍”

    梅之鲟轻轻一笑,居高临下。

    “反过来就可以”

    反过来?

    众人发愣中...

    梅之鲟手掌一翻。

    赫然是戒指盒子。

    “我的!诶,什么时候...”

    楼帘招反应过来,但梅之鲟已经打开盒子,取出戒指...

    自己戴上。

    自己戴...

    “这种事情,我喜欢亲力亲为...更效率...”

    梅老师淡淡说着,然后弯下腰,唇落在楼帘招的额头。

    效率....

    楼帘招有些懵逼:“你这是怪我来晚了?”

    “你说呢....”梅之鲟勾唇一笑,直起身子,“你不知道岛上至少有十个人跟我求过婚么?本来我决定一年内你不来找我的话...我就结个婚玩玩...”

    这话说的,楼帘招觉得自己刚刚小死一会。

    因为她看到了比索几人那一瞬间的懵逼狂喜..

    狂喜你妹!老子在这里呢!

    当然,她很确定比索几人在刚刚绝对是想杀了她的。

    这羡慕嫉妒恨的。

    好酸爽!

    “那赶紧的,我马上让人安排去结婚...”

    诶等等...这里..你们是来参加婚礼的...站住!

    游子澜:“人走可以,礼金留下...”

    两人回头。

    “人留下,礼金不给可以嘛?”

    你们走吧!别回来了!

    众人笑声中,楼帘招人逢喜事精神爽,催促:“你们赶紧结婚,结完我那边应该就安排好了...”

    她一个电话下去....两个小时内能搞定一切。

    至于神父什么的,直接把舅爷爷拽过去就可以了..

    效率忒高!

    游子澜睨着她,“你确定是在英国?”

    楼帘招一怔?

    梅之鲟微微一笑,“在忌离岛...已经安排好了,等你们婚礼结束,洞房花烛夜缓一缓,直接去我那边...给你们腾一个房间。”

    卧槽!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游家人也是风中凌乱了,不过仔细一想...

    甚好!

    双喜临门!

    宾客们脸上也带着笑,基本上所有人都主动提出要去参加婚礼。

    鲜花盛开,花香四逸...

    游老爷子穿的一身规整,嘴角却也掩不住笑。

    结婚了。

    终于结婚了。

    他眼里有湿润....

    再看看即将也要结婚的梅之鲟..

    他要哭了。

    游夫人:“....”

    说好的铁面无私开国元勋呢?

    ————————

    三个小时后。

    本书两个女主角的婚礼上...

    游子熏:“忽然觉得她们套路好深...这样求婚,鬼能拒绝”

    叶悠然:“你可以跟鬼求婚”

    游子熏:“悠然,要么我们也结婚吧”

    叶悠然:“.....”

    什么鬼、

    史上最随便的求婚...

    叶悠然不吭声了。

    十年....这人难怪追不到这里,情商是高的,就是套路不够深,而且太歪了。

    “回去再说吧”察觉到前头游夫人跟游姐姐回头看来,叶悠然有些窘迫。

    沈清闺:“两位,恐怕你们回不去了“

    啥意思?

    沈清闺很淡定得撩了下袖口,眉眼含笑,“因为我的婚礼在明天啊,也在这个地方.....”

    附近的人只觉得:(#‵′)!!!

    你们忌离岛的人都这个德行么!特么不能一起么!

    一定要今天明天后天...

    后天...

    “等等,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还有人要结婚...”

    “恩,Ulrica跟耶律邗....她那场估计很盛大...毕竟她的家族很大....你们就是过去凑个红包的”

    马上走,现在就走!

    要么现在...

    游子熏语重心长得对叶悠然说:“现在,终于到了我们必须要结婚的时刻了,按照近年跟未来货币贬值的趋势,我们必须早日结婚才不至于亏损红包的钱..”

    这语气特别像是单位领导训诫底下人要知道八荣八耻....

    叶悠然:“....”

    游夫人很淡定得对游子澜说:“你不用怕”

    “恩?”

    “你生几个孩子...一个孩子一次红包..回本,还能翻好几倍赚..”

    “....”

    母上大人...你这句话我给满分!

    底下热闹,上头....

    楼帘招的手指上套了一枚戒指。

    两枚戒指一样的款式。

    只是里面是彼此的名字。

    连着心。

    两人对视....

    相视一笑。

    蓝天白云,此生浮云辽阔,一世不离。

    虽然....

    她们一转头,看到沈素心正被两位“亲家”用温柔得不像话的目光看着...

    楼帘招:“....”

    忽然感觉自己这不是娶媳妇,而是被扫地出门...不,应该是她的亲爸妈借着把她送出门顺带把自己打包到了梅家...

    之前说什么来着?

    ——我的幸福,也属于你...

    没错,我的爹妈也属于你!

    楼帘招:%>_<%.....

    梅之鲟:结婚呢,专心点....

    (完结)

    ——————————————

    后记番外

    鉴于对于嫁女儿,哦,不,是娶媳妇的居心不良。

    莫妮卡跟楼先生还是十分大方的,当天就送了两个盒子。

    一个是她的,一个是他的。

    游子熏看到这盒子还有些好奇,问是啥玩意。

    “不知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打开了。

    游子熏:“我受到了惊吓”

    范黎:“我表示也是....”

    叶悠然:“....”

    左边盒子是好几份小岛的拥有权证件...右边盒子是矿藏...

    无法言语了。

    尼玛这才叫结婚的一本万利啊!

    而且几人还记着之前莫妮卡轻描淡写说:这是我跟你爹地私人给你的,家族的你自己回去领,早点弄出孩子,还能再领一份最大的....

    最大的...

    游子熏想问问自己老娘,自己结婚了,你想给啥?

    不用想,肯定是:悠然留下,你,滚粗去!

    小岛么,这么多,是度蜜月吧...

    三天后...

    某个海域中的小岛之上。

    深夜,赤着脚踩在沙滩上的楼帘招手里提着一把弓箭...

    拉弓,上箭,瞄准!...

    杀机很盛...

    手指一放....

    咻!

    箭矢刺入...

    中了!

    液体喷溅.....

    啪嗒。

    椰子落地。(想歪的人站出来)。

    楼帘招捡起叶椰子,乐淘淘得回去找梅之鲟,但那沙滩上席子上没了人。

    她一怔,捧着椰子看了一圈,最后看向水边..衣物落在边上。

    水声传来。

    月光下,波光粼粼。

    那个女人背对她....整个人身上月色流淌似的......

    她很熟悉。

    梅之鲟听到后面动静,转过身来...

    朝她一笑。

    水中妖。

    楼帘招解开衣服,下了水,缓缓靠近梅之鲟...

    她的手落在梅之鲟腰上的红蛇上。

    “它会消失么?”

    “你希望消失吗?”

    “挺漂亮的,留着吧”

    “那就留着吧”

    梅之鲟轻笑着,抱住了楼帘招。

    月色迷离,她们沐浴在月光下....

    很美好,一如第一次...

    十六岁的少女翘着腿儿吃着零食恐吓..

    那头,年轻美丽但杀机纵横的杀手站在喷头下面...

    她们不知道彼此都因为那一通电话人生相融。

    一切...

    都是命。

    (END,彻底完结!太大尺度的我终究写不来,哈哈,还有关于新文目前还没定下,有过计划,不过百合不会再写了,所以大家不用再期待哈...如果还开文,会是民国言情的,正常BG,以后再说吧)

    

http://www.6green.com/7_7936/36052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green.com
逐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green.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